首页 热点 科技 军事 体育健康

吴东峰:开国大将张云逸喜穿长袍留胡须险被伤兵阻截

2019-03-30

开国将军轶事笔记(3)

张云逸(1892=1974)

1955年被付与大将军衔,

荣获优等八一勋章,优等自力解放勋章,优等解放勋章。

张云逸将军身材短幼,气度宏深,温暖敦厚,办事邃密,久经沙场而喜着长袍,弥志革新而常留胡须,见者皆不知其为大将军也。

1992年12月4日,笔者随胡奇才将军至南宁西园7号楼探看莫文骅将军,莫言张云逸将军不抽烟,不喝酒,无喜欢,喜恒端坐一室,戴老花眼镜,全日读书、批阅文件无怠容。凡有所思所想所感,以派克笔或幼楷毛笔疾书如飞。①

张云逸久经沙场而喜着长袍,弥志革新而常留胡须,见者皆不知其为大将军也。

曾任张云逸将军追随大夫的欧阳山言,百色首义后,张云逸将军任红七军军长,与士兵同薪饷,同衣食,同甘苦,同祸福,庶民蔬食,怡然自得。每到宿营地,将军必至炊事班,拾柴、烧火、煮饭、炒菜,忙得不亦乐乎,故行家均称之为“老伙头军”。②

1931年1月,红七军受命由全州北上,去江西苏区与中央红军会师。半年时间,竟至千里。某日,张云逸将军于走军路上,见一伤员一拐一拐走,步履艰难,便上前相扶,伤员大惧,避之。将军不解,人告之曰,此伤员已安放老乡家,是偷偷跟来的。将军闻之神情寂然,传令曰:“什么东西都能够屏舍,就是不及屏舍伤员”此语遂遍传全军,伤员闻之无不动容奋进。③

抗日搏斗时期,张云逸将军任新四军副军长。某日,房东大娘患腹痛,将军急煞,穿田埂,越沟壑,幼跑至军部分诊所,请大夫去诊治。

又一日,将军夫人患头痛,警卫员至门诊所请大夫,欲去,遇将军,止之:“以后凡是吾家属有病,只要她本身能走来看的,不要门诊所派人来。”

原新四军司令部分诊所大夫沈华新忆此激动说:“当时军部驻江苏阜宁县停翅港。将军风范,终身健忘啊!”④

原新四军参谋处参谋李晓光言,解放搏斗时期某日,李晓光发高烧,张云逸将军闻之,夜持汤水,为其沐脚,并安排大夫诊治。李晓光言此呜咽:“首长待吾如父母,吾愈不自安矣。”⑤

每到宿营地,将军必至炊事班,拾柴、烧火、煮饭、炒菜,

忙得不亦乐乎,故行家均称之为“老伙头军”。

某日,张云逸将军乘坐吉普车赶路。途中,遇一群伤兵阻截,强走乘车。警卫员大声说:“这是副军长的车。”

伤兵见车中张云逸身着长衫,且敝垢点点,不信,欲驱之下。

后当地县公安局急调一个班来解围。伤兵首信其为大官,皆面面相觑,坐卧不安。此时,张云逸将军则微乐下车问伤兵,缘何拦车。伤兵应,到某地荟萃,粮票已用完。将军当即批条子,为这批伤兵解决粮票题目。⑥

广西解放后,张云逸将军任广西省委书记、省人民当局主席、广西军区司令员兼政委。将军居南宁市桃源路3号,常庶民出走,入市肆,与市民并坐谐谈;走农家,与农夫共话桑麻。

某日,将军驱车去柳州,途中见两樵夫于山坡打柴,即下车与之拍肩交谈。其时广西匪患甚烈,警卫见樵夫手持砍刀,甚为主要,而将军说乐自若,良久方上车。又某日,将军驱车去百色,途中见山林首火,即令司机停车,与当地群多一道上山熄灭。人谓:“张将军毫无官场习惯,犹是书生本色。”

张云逸(右)与陈毅、彭雪枫相符影

张云逸儿子张光东张光东与笔者言,本身读书时,先生、同学都不清新本身是张云逸大将军的儿子。本身从幼学读到高中,每次履历娘家长那一栏,父亲都请求,只填母亲名字,约束禁锢填他的名字。

1965年,张光东考上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,他问父亲,上大学了,这外怎么填?”

张云逸应:“照样填你妈妈,不要填吾。”

张光东问:“为什么不填你?”

张云逸应:“妈妈也是家长,这没题目呀!”

张光东问:“那人家问吾父亲呢,吾怎么回应?”

张云逸想了一下,说:“那你说你父亲出差了。”

本文原料来源及注解

①莫文骅,1992年12月4日,广西南宁采访笔记。

②欧阳山文,《健忘的日日夜夜》。

③丁晓光,1997年10月14日桂林采访笔录。

④ 沈华新文《忆张云逸副军长的几件事》。

⑤李晓光文《对一位革命长者的怀念》。

⑥ 黄妙文《人们怀念张老》,《广西日报》11984年11月19日。

⑦丁晓光,1997年10月14日桂林采访笔录。

⑧张东光(张云逸之子),温州访谈笔记。

(本文首发于《开国将军轶事》,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1年版,2019年3月2日修订)

(本文照片片面来自网络,版权属原作者一切)